返回
学校动态
分类

【我的湖大故事】孙宗禹:大学教育的管理与研究

日期: 2019-11-10 04:20 浏览次数 : 173

图片 1

我心中的;结——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对当前我国高校办学的一点思考与期盼图片 2作为一名在高等教育战线耕耘了几十年的老教育工作者来说,至今还有一些在心里长期纠集、没能解决的;结。从学校办学的具体层面来看,我认为,在我国高校中,本科教育的中心地位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教学与科研的关系一直处于严重失衡的状态,人才培养这个在大学里原本是理所当然的问题,为什么长期解决不了?现在看来,我国社会发展中越来越严重的功利化对教育领域的影响以及社会上各种利益在教育领域中的渗透与冲突,是一个主要因素,致使在高校中制定许多政策的指导思想并没有真正从有利于高素质创新人才培养的高度出发,并没有贯彻先进的教育理念,特别是本科教育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比如,以往都把;教学与科研并重作为高校重要的办学思路,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变成了;重科研、轻教学的状态,搞科研;有名,又有利,搞教学,辛辛苦苦,最后落得;一场空,本科教学的中心地位怎么能确立呢?我曾多次提出过,如果评价一所大学只看科研成果及水平,那大学和社会上的研究院所又有什么区别呢?前不久,看到了中山大学校长罗俊在今年主题为人才培养的学校工作会议上所做的报告,很受启发。他说,;人才培养,尤其是本科生的培养,是大学的根本任务。他还说,对于我们这样的研究型大学,有一种说法是,推动学校发展要靠;两个轮子,一是人才培养,一是科学研究,我认为这并不到位,大学的科学研究是培养创新人才的重要支柱,归根到底还是为了更好地培养学生。人才培养是学校工作的中心,大学的所有工作都必须围绕人才培养工作来展开。大学对国家最大的意义,就是为国育才,为国家和社会源源不断地输送各类具备良好综合素质的人才。教育强国就是这个道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对大学的根本任务作这样明确、具体地诠释了。当然,要真正贯彻这一理念还要靠具体的政策和有力的措施,比如改革对高校的评价体系以及对教师的评价指标都是很重要的关键,首先,要改变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认识,这还需要做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从高校办学更高、更本质的层面上来看,大学应该培养怎么样的人才?这是另一个长期存在于我心中的;结。在我国高等教育界,长期以来对这一问题的基本共识是,高等教育是一种;专业教育;,学生进入大学后都要学习一个专业,成为某一行业的专门人才。现在看来,这一看法显然已大大落后于现代社会对培养高素质创新创业人才的迫切要求。大约十多年以前,湖大机制专业83届一个班返校,在我与他们一起参观岳麓书院时,询问了他们目前从事的工作,令我感到吃惊的是,当时真正搞机械制造本行的人已不占多数,相当一部分人或者是下海在开公司,或者在搞房地产开发,更有一位女同学居然当上了广州市建委副主任,学生毕业后就业的跨度这么大,使我颇感意外。过去,在倡导;专业教育下,非常强调大学毕业生的;专业对口,似乎不对口就是;浪费人才,而现在则完全变了。这种情况使我思考了另一个问题,即现代大学的培养目标和模式应该是什么?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通过教学改革,在我国高教界逐步形成了这样一个共识,即在本科生的培养模式上应该实施;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专业教育,但现在看来,这一认识还是没有完全摆脱大学是;专业教育这一模式的束缚,与当今时代对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要求和学生毕业后的就业情况差距甚远。曾任美国耶鲁大学校长20年的理查德·莱文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这一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他认为,;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识,是培养学生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自由地发挥个人潜质,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向,为社会、为人类做出贡献,这是莱文心目中耶鲁教育的目的。美国已故小说家David Foster Wallance 在某大学一次毕业典礼的演讲中说:;教育的目的不是学会知识,而是习得一种思维方式——在繁琐无聊的生活中时刻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识,不是‘我’被杂乱无章的生活拖着走,而是生活由‘我’掌控,学会思考、选择,拥有信念、自由,这是教育的目的,也是获得幸福的能力;。我国知名学者陈平原在《大学之道》一文中说:;中国大学的意义,不仅仅是教学及研究,更包括风气的养成,道德的教诲,文化的创造。这些论述使我开阔了视野,并进行了深刻地反思。确实,在今天,社会的发展已对大学的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更高的、乃至是;颠覆性的要求,过去的培养目标和模式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当前社会对大学所培养人才的要求了,显然,大学的培养目标绝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使学生获得本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上。学生健全人格的养成、正确的价值观和诚信观念的树立、创造性思维以及批判性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符合时代要求的创新创业精神和能力的形成以及为人类和社会作出贡献的信念和志向的确立等等,才是大学培养目标中最基本、最主要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对学生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培养也应该围绕着实现上述目标来进行。因此,形成底蕴深厚的大学文化和氛围,并坚持不懈的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一任务的实现与当今中国大学现状之间无疑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最近,看到了教育部副部长林慧青的一篇文章:;一流大学要办好一流本科教育,文中结合我国高等教育的现实,从更新教育理念、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调整优化学科专业结构、完善开放办学协同机制、提升国际交流能力以及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等方面论述了如何深化教学改革的问题;还从做好顶层整体设计、落实主体责任、加大政策和资金支持以及建立学校教育质量自我评估机制和质量文化等方面提出了如何狠抓工作落实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从国家层面对我国大学今后的改革提出的新要求,也可看成是对高校下一轮教育教学改革的动员令,必将有力地推动下一阶段我国大学的改革和建设。当然,这决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需要我国高等教育界的同仁们共同作出持久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作为高教战线上的一名老兵,我对此抱有深切的期望。在岳麓书院成立1040周年和湖南大学定名90周年之际,我深深感谢几十年来湖南大学长期给与我的培育和帮助,使我在教育理念与教育实践上得到了不断提升的机会,也为学校的建设与发展做作了一点工作,我为自己能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取得的一些微薄的成绩感到欣慰。同时,我深信,有着岳麓书院历史悠久的优秀教育传统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又凭借90年来所积累的丰富的办学经验以及比较雄厚的基础与实力,湖南大学在下一轮我国大学的改革、建设和发展中,一定会取得更加光辉灿烂的成绩,为国家培育出更多更好的优秀人才,在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作出更大的贡献。2016.5.于北京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随着学校领导把我安排在湖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负责人的岗位上,从以前只是一个普通教师的身份又兼有了高等教育研究的任务,有机会涉及到高教领域中范围比较宽广和内涵比较深层次的问题,也有机会接触和结识了一批在高等教育领域造诣很深的专家学者,开阔了眼界,受益匪浅。开始认识到要进行教育改革、提高教学质量,必须从总体上深入思考和研究高等教育的改革、建设、发展以及人才培养模式与质量等问题,必须进一步学习和认识教育的本质和学习先进的教育理念,并以此为指导,推进高等教育的改革。

1、孙宗禹:大学教育的管理与研究(图文)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走上了学校的领导岗位,主要是分管本科教育,从学校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又连续11年担任了五届校教学督导团团长,直至2008年退休,之后我们学院又聘请我担任了一段时间的院教学指导组组长与顾问。可以说,长期处于高校本科教育的领导和管理岗位上。这一期间,有这么几件事情使我对如何办好大学有了进一步的思考和认识:其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的经济体制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型,由于对经济体制改革与办教育关系认识上的模糊,加之开始受到社会上各种利益的影响和冲击,使得学校教育出现了有所偏离正确的大学办学宗旨的现象。当时,有些学者对此提出了一个针对性很强的说法:大学的办学应该是;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学生;。这段话给我的印象很深,确实如此,如果离开了培养学生,学校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因此,在学校的会议和有关讲话中,我曾多次提出:学校领导的责任无非是为学生的成长和成才提供尽可能好的条件,学校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着力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并为此做了不少努力。比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曾经多次参与湖南省各高校教学质量的评估、参加湖南省教育改革项目立项申报的评议、省教育成果奖的评审以及向国家教委提交的教育改革项目申请、规划教材的立项推荐等等,在对有关内容进行评价时,项目或成果是否真正使得;学生受益,往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其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原国家教委在全国52所工科院校中推出了;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试点,学校要我负责这项工作,这又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机会,促使我进一步从教育的本质、大学的办学指导思想和理念以及培养高素质创新人才的高度来深入思考和探索高等教育中的有关问题;其三,由于机遇和任务的需要,从九十年代中开始,在承担比较繁重的教育管理工作的同时,又担任了十余次高等教育硕士研究生班和高等教育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的;高等教育学课程,并指导了10余名高等教育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这些都促使我把多年在教学管理与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和遇到的问题提高到教育本质、教育理念上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认识,并充实到讲课内容中,得到了听课学生的欢迎,特别是在包括省教委和省内各高校教育管理干部参加的研究生班和由国防科技大学举办的全国军队院校领导干部研究生班的教学中得到了较高的评价;其四,在长期担任校教学督导团团长的岗位上,使我有机会深入到教学第一线,深入到课堂和各个教学环节,更直接地接触教师和学生,了解了许多教学第一线的真实情况。特别是当时学校正处于迎接教育部在全国开展的;大学本科教育办学水平评估的时期,我担任了学校自评专家组副组长,我们配合学校对全校的本科教学过程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和梳理,既找出了学校的办学优势和特色,更对解决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改进的建议,其中也包括了如何进一步调动教师投入教学工作积极性的一些建议,并得到了学校领导的认可和实施,对提高本科教学质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比如,在一次教师座谈会上,一些多年从事本科教学的老教师反映,在大学里搞本科教学没有前途,没有出路,非常消极和悲观,这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教师的真实看法。当时,我们也深深感到,长期以来,在高校的职称评审中,教学一直被认为是;软指标;,教学再好,科研方面的项目、经费、论文和成果不突出,要晋升高级职称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影响许多教师对教学投入不足,甚至采取应付态度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当即与教务处一起向学校领导提出了在教师职称评审时拨出少量指标,设立;教学为主型教授、副教授岗位;的建议,为多年主要从事本科教学、并作出了突出成绩的教师解决晋升高级职称开一个口子,得到了学校领导的支持,并于当年职称评审时加以实施。几年内,先后解决了几十位老师晋升教授或副教授的问题,受到了教师的欢迎。在2005年教育部对湖南大学进行的;大学本科教育办学水平评估中被评为优秀,其中也有学校自评专家组和教学督导团的一份努力。这也使我在教学生涯中获得了一次将先进的教育思想和理念与教育实践紧密结合起来的机会,加深了对教育本质和先进教育理念的认识。2010年11月,学院领导提出,要我把近30年来在教育方面发表的文章和讲话收集整理后出一个教育方面的选集,目的是为湖大机械学院的办学、改革和建设留下一点纪录,得到一点积累。经过近10个月的收集资料、选材整理、编辑加工和印刷出版,这本选集于2011年10月终于面世了。关于选集的题目,我考虑了很久,最后确定为;悠悠万事 学生为重;,这是我几十年从事教育工作的根本宗旨。从全局上看,尽管我国高校在近十余年来在数量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进入了;教育大众化的阶段,而且在教育质量的一些方面获得了较大的进展。但是,目前社会的发展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培养高素质创新创业人才已成为时代的要求,国家兴旺发达的需要,也是莘莘学子和学生家长的迫切期望。可是,今天我国大学的状况与这一要求相比,差距还十分大,主要还是我国高校的办学方向上出了偏差,学生在校期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培养。而无论我处在教师岗位上,或是在不同的领导或管理岗位上,;学生始终在我的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因此,这本文选最终就定名为;悠悠万事 学生为重。孙宗禹:当一名大学教师的实践与认识

人物名片:

2、孙宗禹:当一名大学教师的实践与认识

孙宗禹,,男,江苏江阴人,中共党员。1962年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1992年晋升为教授。湖南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等教育学专业硕士生导师。1993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任湖南大学机械系机制教研室主任、机械系副主任,湖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所长,湖南大学副校长,湖南大学科协主席,湖南大学教学督导团团长、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湖南省第八届政协委员,湖南大学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教学指导组组长。1980年代以来,先后担任过各种学术团体的兼职有:湖南省机械工程学会副理事长,长沙市机械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高等工程教育学会理事,中国高校研究生教育学会理事,全国高等学校机械制造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机械工业高教研究会副理事长,《机械工业高教研究》主编,《大学教育科学》顾问。湖南省高教学会理事,湖南省普通高校教学管理学会理事长,湖南省普通高校成人教育学会理事长,湖南省成人教育学会副会长,湖南省普通高校教学质量评估委员会委员。公开发表论文70余篇,出版教材、专著、译著6部。其中,2011年10月出版了《悠悠万事学生为重—孙宗禹教授教育文选》一书,反映了几十年来作者从事高等教育的教学、研究、改革与实践的主要教育理念、教育思想和教学成果。2008年4月退休。1989年,;机械制造专业改革的理论、实践和评估分别获湖南省和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特等奖;1997年,;提高大学生综合素质的理论和实践获湖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001年,;机械工程类人才培养规格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研究与实践获湖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006年由本人指导的硕士论文;中国高等学校分类问题研究被评为;湖南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1991年,;浦沅工程机械总厂建立准柔性制造系统获国家;七五科技攻关重大技术成果奖,本人被机械电子工业部评为;七五科技攻关先进个人,该项目于1993年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6年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4年评为湖南大学优秀共产党员和湖南省普通高校优秀共产党员。2005年由全校学生票选为湖南大学首届 ;我心目中最敬爱的老师。2014年获湖南大学;老有所为贡献奖。

人物名片:

孙宗禹,,男,江苏江阴人,中共党员。1962年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1992年晋升为教授。湖南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等教育学专业硕士生导师。1993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任湖南大学机械系机制教研室主任、机械系副主任,湖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所长,湖南大学副校长,湖南大学科协主席,湖南大学教学督导团团长、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湖南省第八届政协委员,湖南大学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教学指导组组长。1980年代以来,先后担任过各种学术团体的兼职有:湖南省机械工程学会副理事长,长沙市机械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高等工程教育学会理事,中国高校研究生教育学会理事,全国高等学校机械制造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机械工业高教研究会副理事长,《机械工业高教研究》主编,《大学教育科学》顾问。湖南省高教学会理事,湖南省普通高校教学管理学会理事长,湖南省普通高校成人教育学会理事长,湖南省成人教育学会副会长,湖南省普通高校教学质量评估委员会委员。公开发表论文70余篇,出版教材、专著、译著6部。其中,2011年10月出版了《悠悠万事学生为重—孙宗禹教授教育文选》一书,反映了几十年来作者从事高等教育的教学、研究、改革与实践的主要教育理念、教育思想和教学成果。2008年4月退休。1989年,;机械制造专业改革的理论、实践和评估分别获湖南省和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特等奖;1997年,;提高大学生综合素质的理论和实践获湖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001年,;机械工程类人才培养规格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研究与实践获湖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006年由本人指导的硕士论文;中国高等学校分类问题研究被评为;湖南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1991年,;浦沅工程机械总厂建立准柔性制造系统获国家;七五科技攻关重大技术成果奖,本人被机械电子工业部评为;七五科技攻关先进个人,该项目于1993年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6年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4年评为湖南大学优秀共产党员和湖南省普通高校优秀共产党员。2005年由全校学生票选为湖南大学首届 ;我心目中最敬爱的老师。2014年获湖南大学;老有所为贡献奖。